主页 > I新生活 >30年前枉死的茅利塔尼亚士兵,仍在等待遥不可及的转型正义

30年前枉死的茅利塔尼亚士兵,仍在等待遥不可及的转型正义

归属:I新生活 日期: 2020-08-10 作者: 热度: 961℃ 398喜欢


译:Maysun Hassanaly(en)、Wenyu

,茅利塔尼亚伊纳尔(Inal)有28名士兵被精心一一挑出,因为被指控计画反政府政变,在午夜时被同袍吊死。

当天,是纪念茅利塔尼亚1960年脱离法国独立的日子;对部分想要为这28名遭暴行而死的黑人士兵讨回公道的人来说,这个日子是令人痛苦的日子。

西非国家茅利塔尼亚居住着阿拉伯裔柏柏人以及非洲裔黑人;人权团体指出,非裔黑人在茅利塔尼亚长久以来一直遭到歧视以及剥削。

伊纳尔-法国委员会(Inal-France Committee)主席迪安卡(Youba Dianka)解释说:「我想要说明的是,伊纳尔只是一个例子;在茅利塔尼亚有许许多多的伊纳尔。在Azlatt、Sory Malé、Wothie、Walata、Jreida和谷地都发生了恐怖的事件。在伊纳尔的军事基地以及週边地区,在1990年的独立纪念日庆典上,有士兵遭到车裂极刑、活埋以及吊死。」

在2018年的独立纪念日,茅利塔尼亚人更关注的是茅国足球国家队进入了非洲国家盃(CAF)决赛,而不太在意这一群被遗忘的「孤伶伶躺在陌生黄土之中的士兵……他们仍旧等着要一场体面的葬礼。」茅利塔尼亚新闻网站Le Flambeau新闻编辑卡瓦・托尔(Mouhamadou Kaaw Toure)写道。

西非地区国际特赦组织的行动主任迪奥普(Kiné-Fatim Diop)评论,在2018年的独立纪念日上,庆祝活动与大多数受害者家庭的真实感受两者之间的差异:「每一年,当官方欢欣庆祝着主权的转移时,受害者家庭悲伤地哭泣示威寻求正义以及赔偿。有关当局只是试图掩盖这独立背后可怕的一面,就像是当他们1993年秘密地投票通过一项特赦法,证明了国家对于30年前对士兵被杀害一事假意健忘。」

茅利塔尼亚「免罪及非正义论坛」(The Forum Against Impunity and Injustice)特别针对那个悲剧夜晚中发生于一对兄弟的悲剧表达了悲伤:「无疑,当晚诅咒发生在了那28名士兵身上。像是丹巴(Diallo Oumar Demba)和伊卜拉西马(Diallo Ibrahima)这对兄弟,他们两人被吊死时身上用笔写着连续的数字。更令人悲伤的是,必须要见证自己哥哥的死亡。执刑者準确地进行他们的工作,实际上并不是只有停止于吊刑这一步骤,更继续把死者从刑台上拉下来,坐在他们的尸体上。」

生存者发声

在30年后,生还者的证词仍旧持续涌出。

Mamadou Sy是茅利塔尼亚军队的中队长,接着升到了副指挥官,在他于当夜逮捕之时,担任基地指挥官。在他于2000年出版的着作《伊纳尔的地狱》(暂译,Hell in Inal)之中,他描述了他所遭受到的折磨,当时军队指挥官蒙住他的双眼、把他绑起来,然后把他丢在又臭又髒的水里。

另一名从那恐怖一晚中倖存的士兵从监狱中出来后,在「基督徒反折磨协会」(Christian Association Against Torture ,ACAT)的协助下,想要逃到法国去。他匿名提出证词,证实了他于军中服役24年期间所遭受到的种族歧视:「就我所记得的,自从我开始理解之后,我就一直注意到黑人永远没有任何权利,茅利塔尼亚白人享有特权。此处,政府的20名部长中,只有四分之一是黑人;而在军队中,每10名军官中,只有1名黑人。在实习阶段,如果茅利塔尼亚白人表现不好,他们仍旧会赢过所有黑人。甚至不要想去抗议……」

他描述了他和其他士兵所经验到的折磨方式:「举例来说,他们会在沙地里挖洞,把我们埋在里头只剩脖子以上露出来,固定住我们的头,我们的脸就这样赤裸裸地被转向面对太阳。如果我们试图要闭上眼,守卫会向我们丢沙子。接着他们再把我们的眼蒙起来。」

海关管理员阿拉善(Ba Baïdy Alassane)表示,她过世的丈夫也是1990年被杀害的受害者之一。「我们花了3个月又10天寻找我的丈夫,但一无所获……海关方面告诉我们他因为心搏停止而过世,但这不是真的。证人都和他一起被逮捕、綑绑及被折磨了。他就在证人面前被杀害。」

「不要再发生了」

,茅利塔尼亚移民在茅利塔尼亚驻法国巴黎大使馆前,抗议法国对于1990年这起悲剧事件置之不理。

茅利塔尼亚议员迪阿洛(Kardiata Malick Diallo)在茅国议会发表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演说,不愿人们忘记这起悲剧,并指控现任总理一直在保护行兇者,让行兇者仍旧于国家体制中担任重职,而受害者的权益一直未被妥善处理:「即使你们并不需直接为那起玷污每年11月28日的事件所负责,你们仍旧有替受害者找出真相及正义等合理解决方式的权益……伟大的国家以及伟大的人民绝不会试图抹去历史上黑暗的篇章,而是会让这些篇章公诸于世,让每个人记得这些事件,并说『绝对不要再发生了。』总理先生,你的权力却偏好那些边缘化及隔离的政策。」

在2018年10月当下,在茅利塔尼亚内阁的24个部长职位中,只有5名是由黑人或是混血人种担任,但茅国社会中有70%的人口属于这个族群。民意代表、安全部队成员、官员以及地方行政人员中都没有太多这一群人口多数的位置。

茅利塔尼亚在1981年正式废除奴隶制度,是全世界最后一个废奴的国家;但废奴命令直到2007年才正式实施,据估计该国有20%人口仍旧生活在某种程度的奴隶状态中,其中大多数是黑人或混血人种。

因为这种历史传承而来的种族歧视仍旧存在于当代茅利塔尼亚当中,1990年独立纪念日屠杀事件受害者以及他们家人所寻求的正义仍旧遥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