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壹生活 >每一个人都可以选择让自己成为好人或是坏人

每一个人都可以选择让自己成为好人或是坏人

归属:N壹生活 日期: 2020-07-18 作者: 热度: 971℃ 874喜欢

每一个人都可以选择让自己成为好人或是坏人
图片来源:PEXEL,CC0 Licensed.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按部就班,规律作息,与人互动,一切事情好似平淡无奇。只有当遇到「界限状况」时,我们才会注意到个人生命的存在问题。雅士培认为,人会面临以下四种界限状况。

(一)生理上的界限(老、病、死)

当一个人衰老、生病、性命垂危之际,便会明显体验到生理上的界限状况。有一位同学在考试前发生车祸,在医院的病榻前写信给我说:「到了医院我才开始思考人生意义的问题。」单凭这封信就可以给他打90分。

对年轻人来说,活力充沛、生机无限、开心度日,何必去想痛苦、罪恶、死亡的问题,既提不起兴趣,又缺乏经验。一旦遇到生病、受伤等界限状况,我们很容易感觉到生命的脆弱和有限,这时就会问自己:这一生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有些人很了不起,生理上可以承受一般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三国演义》中,关公为毒箭所伤,刮骨疗毒,面不改色,谈笑风生,旁人为之惊骇不已。法国作家蒙田《随笔集》中记载,罗马时代两军交战,一个士兵去刺杀敌军将领,行动失败而被捕。当被押至敌军营帐刑讯逼供时,他二话不说,将手放到取暖的炉火中,直到别人求他,他才收回烤焦的手。敌军被他的勇敢所折服,于是两军展开和谈。

历史上有诸多类似故事,都说明人的身体可忍受生理上的痛苦,但不能忽略的是:没有人可以超越最后的死亡。死亡之后的问题则是宗教探讨的範畴。

(二)心理上的界限(生离死别和罪恶)

我们常说:「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风平浪静的生活中,突然遭遇生离死别,往往让人伤痛不已,这种痛苦甚至超过生理上的痛。

另一种心理界限则是面对罪恶时人性的软弱。《圣经.新约》中,保罗(St. Paul)说:「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罗马书,7 : 19)说明人是非常软弱的,根本禁不起诱惑,极易陷于罪恶的渊薮。

譬如,很多学生平日表现得积极而阳光,考试时则鬼鬼祟祟,总想作弊多得几分。我们时常会遭遇心理上的界限状况,使自己的内心蒙上阴影:平日认定自己道德高尚,为什幺关键时刻每每心怀不轨?我们到底算不算正人君子?到底能承受多大诱惑?我们并非比别人意志更坚定,只是尚未面对难以抗拒的诱惑而已。我们不仅根本无法达到对自我的期许,而且还相距甚远。

(三)伦理上的界限(善恶报应)

善恶有无报应是最基本的问题,如果没有报应,人为何要行善避恶?人生在世,行善避恶是因为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但何时会报、报应是否公平则不得而知。很多人信仰宗教就是希望得到圆满的答案,获得至高无上的正义。

在人间维持伦理价值实属不易,「从善如登,从恶如崩」,行善避恶等于选择了一条艰难的道路,即便无人发现,仍要坚持前行。道德问题是对自我负责,是自我内在的期许,是自己必须面对的,不能考虑他人是否了解和关注。

(四)灵性上的界限(人生意义问题)

西班牙哲学家乌纳穆诺(Miguel de Unamuno,1864 - 1936)说:「从小就有人吓我,说死亡之后要接受审判,地狱多幺可怕,可听久了就习惯了;真正令我感到害怕的是,死亡之后是完全的虚无。」

如果人死如灯灭,什幺都没有,那幺一生拚搏奋斗、牺牲各种享乐、努力实现价值就都是一场梦,是一场骗局。

在灵性层面上「这一切到底是有还是无?」100年前没有我,100年后没有我,100年在宇宙的历史长河中也只是弹指一瞬。那幺,我对个人的修养,对人生的理解,对未来的信念,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这四种界限状况,使人意识到界限之外「统摄者」的存在。雅士培说:「人体认到自己虽是有限的,但他的可能性却似乎伸展到无限,这一点使他自己成为一切奥祕中最伟大的。」

人是一个极其特别的「奥祕」,古希腊三大悲剧家之一的索福克勒斯曾说:「宇宙万物之中,没有比人的存在更值得令人惊讶的。」

人是身体与心灵的複杂结合,宇宙万物中只有人类具有这样的条件。雅士培的「可能性」是指「选择成为自己」,每一个人都可以选择让自己成为好人或是坏人,两者之间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本文摘自《哲学与人生【全新修订版】》)

每一个人都可以选择让自己成为好人或是坏人